中国海员:见证中国从航运大国到航运强国!
分类:行业资讯 时间:2018-05-03 统计:176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每年有八九个月都在大海上,每隔两三个月才能短暂地登上陆地一两天,然后周而复始,循环往复。辛苦,显而易见。但除了辛苦,还有什么?在德国汉堡港,我们的记者就见到了这样一位中国海员,他叫宋术青。

       周六早上7点,天还蒙蒙亮,宋术青就出门了。今天,一项重要的工作在等着他。

       作为中远海运在欧洲的海运操作中心总经理,宋术青每周六都要登上位于汉堡港的巨型远洋邮轮,检查上面的货品。今天,他要清点的是空客飞机的大部件,它们将在一个月后,抵达中国天津港进行组装。

       中远海运欧洲海运操作中心总经理 宋术青:我的工作就相当于海上丝绸之路的搬运工,因为欧洲各个码头我们都能看到“一带一路”,包括海铁联运的影子。

       德国汉堡港自古就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通商口岸,如今依然与中国往来密切。特别是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作为中欧海陆货运枢纽,汉堡港货运量实现复苏性增长。宋术青见证着这一切。

       2012年,他来到这里,负责中远海运欧洲海运操作中心的管理工作,内容包括航线调度、船舶配载、仓位控制等。而此前,他是一名远洋货轮上的船长。

央视记者:还记得第一次上船是从哪儿到哪儿,当时什么心情?
       宋术青:当然记得。1997年6月9日,在青岛上的船。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当天晚上,我们就发了600块钱的高温降温费,很激动,因为大学生刚毕业就能拿到600块钱那时候在97年是不少的钱,所以那时候就想着给父母买点什么。
       宋术青的微信名叫“千年舵手”,这是因为大学毕业后,他就开始了海上生活。从实习生到三副、二副、大副直到船长,宋术青的足迹遍及东南亚、美洲、大洋洲、欧洲和非洲各国。
       宋术青:经过长途的航行有时候二十几天,靠岸时心情是比较激动的,因为在这段航程里面你没法跟家人有任何的联系,所以那时候即使再贵的电话费我们都要去打,高达8美金一分钟的电话我们都打过。

       宋术青妻子 陈春桃:我始终觉得船员就是经历过航海的人,他对家庭是很负责任的,对妻子对孩子都会很有责任心的,我觉得这是我需要的幸福,所以我就选择嫁给船员。
       
       从实习生到船长,宋术青只用了不到9年时间,这一切源自他强烈的责任心和过硬的专业技术。

       别的货船靠港时需要当地的引水员引导船只靠岸靠港,费用高昂。宋术青则凭借对河道的了解和过硬的专业素养,自己驾船靠港。

       宋术青:做“自引自靠”的船长,首先是要熟悉船舶的操作特性,港口的水文气象条件,还有泊位的情况,要提前做好各种预案,我从2006年开始做船长一直到2009年下船,大概整个为公司节省了近千万的费用。

       宋术青现在管理着21条从欧洲到远东、红海、非洲及美洲的航线,他需要和整个辖区内63个国家的54家船务公司和71个港口码头打交道,保证往来于欧洲各国的中国船只安全、高效通行。

       21年里,宋术青实现了个人的成长和蜕变,更亲历、见证了中国从航运大国到航运强国的转变。

       伴随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我国远洋船队的运输能力尤其是国际集装箱的运输能力有了显著增强。中国目前是世界第三大航运国,港口吞吐量和集装箱装卸量连续数年世界第一。

       宋术青:公司发展的船队从以前最大的船,五千箱位到现在两万箱,并且都是我们中国自主建造的船,相当于是原来的4倍之大,也就用了10年时间吧,这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船。

       汉堡港引水员 弗克雅·穆勒巴雅格:我记得80年代时集装箱市场飞速增长,来自全世界的船舶都会来到汉堡,那时候中国的就是非常普通的货船,而现在中国航运公司遍布全球发展非常快,中国人学习新技术的速度让人叹服。

       在宋术青的大学毕业纪念册上,他曾写下了“从实习生成为船长”的心愿,宋术青做到了。

       接下来,宋术青的心愿就是看着那一艘艘满载货物的远洋巨轮在他所管辖的欧洲航线上顺利、高效地通过,往来于中欧之间。

       宋术青:我出生在农村,如果没从事这个行业,我可能现在也没有出过国,也不可能现在负责整个欧洲运营的团队。自打做了船长我就觉得我很自豪,我觉得我值,从来没后悔过。

关键词: